快捷搜索:  人生  澳大  山口  特写  创意文化园  沈梦辰  收官  这是

usdt充值(www.caibao.it):真实的西藏照样想象的香格里拉?

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真实的西藏照样想象的香格里拉?

北京2月27日电 题:(器械问)真实的西藏照样想象的香格里拉?

作者 沈卫荣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西藏于西方天下一直被看成是人世的香格里拉,是一个乌托邦的代名词。西藏不再是一个真实的、物质的存在,而成了一个虚拟的、精神的天下。与此响应,大部分西方人对西藏的体贴和热爱不过是把他们自己对一个虚无飘渺的理想天下的盼望和期待都投放到了西藏身上,缺乏理性和现实的内容。

图为一轮明月从布达拉宫上空徐徐升起。马谦 摄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随着西方学界对东方主义和后殖民主义文化批判的深入,很多人最先整理西方在东方主义和帝国主义头脑影响下的西藏观,尖锐地指出精神化、香格里拉化西藏是西方东方主义、帝国主义的典型作品,将传统西藏理想化为一个和平非暴力、绿色环保、男女平等、没有克扣、没有榨取、不重物质、人人追求精神自由和解脱的人世净土,这不过是东方主义式的想象和歪曲,它不只与西藏的传统毫无关联,而且也深刻影响了当今天下与一个现实西藏的来往。表面上看,西方泛起了难以计数的体贴和热爱西藏的西藏迷,可他们无法对现实的西藏有任何现实的孝敬,他们不过是一群“香格里拉的囚徒”,被牢牢地约束在他们西藏的想象中。

资料图:西藏日喀则市江孜县紫金乡努堆村村民行使收割机收青稞。记者 何蓬磊 摄

令人难以想象的是,正当西方猛烈批判东方主义头脑影响下的西藏观时,一种可以被称为“内部的东方主义”的思潮弥漫中国。自新世纪以来,在全中国泛起了一股异常醒目的想象西藏的热潮。香格里拉原本是西方殖民主义者想象出来的一个西方人在东方确立和统治的乌托邦式的人世净土,其中充满了西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气息,而它竟然被划定了现实的地理位置,变成了一个众人憧憬的旅游胜地(精神圣地)。冈仁波切、仓央嘉措情歌等都被圣化、浪漫化,遂成为国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同时寄托了好几代人的情怀。人们同样把自己对天下的所有美妙的理想都投放在了对西藏的想象之中,只管西藏早已经不再是一个遥不能及的物质存在,可人们依然乐于自带着有关西藏和西藏文化的“靠山书”,来解读和接受他们所接触到的西藏,对西藏始终抱有一种不切现实的十分浪漫的情怀。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资料图:观光游客走向布达拉宫。 记者 何蓬磊 摄

不管是西方的东方主义,照样中国的“内部的东方主义”,它们对于现实的西藏不只毫无现实的意义,而且照样极其有害的。现实的西藏自然也是优美的、举世无双的,但它与东方主义式的想象出来的西藏不能同日而语,若坚持要拿想象中的西藏、拿神话中的香格里拉来与现实中的西藏来比照,这自然不能能会是一一对应的,相反更经常会是南辕北辙,由于二者原本风马牛不相及。对现实西藏的直接体验和深入领会,原本是辅助人们破除对西藏和香格里拉的种种迷思的最好途径,可是人们对自己的理想的狂热追求、对想象中的乌托邦的热爱和执着,往往会阻碍他们与现实天下的来往,他们或者一叶障目,看不清摆在他们眼前的现实天下,依然固守住他们心目中的理想追求,继续当着“香格里拉的囚徒”而不自觉;或者乐极生悲,随着理想的破灭而沮丧、失望到无法自已的境界,走上猛烈地批判,甚至歪曲西藏现实的门路。例如,自上个世纪末最先,西方媒体就不断泛起一些猛烈而非理性地批判藏传释教和藏传释教高僧们的作品,它们的作者们似都曾经是十分狂热的藏传释教的信徒,显然他们接触到的藏传释教上师及其他们所教授的教法没有知足他们对藏传释教信仰和实践的想象和期待,使他们的理想破灭而走上了另一条极端的门路,给藏传释教带来了异常负面的影响。

资料图:扎什伦布寺跳神流动竣事后,僧众依次抛撒“切玛”盒中的青稞祈福。记者 何蓬磊 摄

不能否认,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最先泛起的“西藏热”,使西藏和藏传释教在全天下具有了亘古未有的影响力。但这种影响力是确立在人们对一个虚拟的、精神的西藏的想象的基础之上的,它并不能给现实的西藏带来切实的利益,相反常常会造成难以理清的疑心和不能解决的问题。所谓“西藏问题”的症结,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是否能在“想象西藏”和“现实西藏”之间找到一条出路,一方面要彻底破除香格里拉的神话,另一方面则要为现实西藏的生长设计出一个既与实现“中国梦”的理想相适应,又顺应西藏自然、经济和人文生长之特殊要求的宏伟蓝图。

“冰川之乡”西藏波密景致壮美。何蓬磊 摄

已往的几十年间,西方社会对西藏的诉求无疑是要实现他们对一个乌托邦式的传统西藏的重修,想要把他们的一个后现代的理想在一个还在现代化门路上不断提高的西藏得以实现,这显然是一个不能完成的使命。值得强调的是,长期以来西方对“西藏问题”的体贴具有很强的民间文化基础,可以说它就是西方民间如火如荼的“西藏热”的一个直接的效果。已往他们对西藏最体贴、最激进的指斥集中在对西藏自然环境的珍爱和对以藏传释教为主的西藏传统文化的延续上面,这自己反映出西方后现代社会自身面临的十分严重的自然环境珍爱和传统文化延续问题。可幸的是,在已往的几十年间,中国西藏在自然环境珍爱和藏传释教文化的延续和生长这两个方面都取得了十分精彩的成就,在起劲推动西藏经济生长的同时,我们对于西藏自然环境的珍爱予以了足够的重视,使得今天的西藏成为中国各省区内自然环境珍爱最好的地方。而藏传释教也在已往的几十年内履历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文艺复兴”运动,藏传释教寺院的重修和新建达到了历史上从无有过的水平,藏文释教文献的发现、整理和出书也是盛况空前,藏传释教的信仰和实践也已走出西藏,普及全中国。显然,在西藏强化自然环境珍爱和保持藏传释教文化的延续成为中国新时代实现“中国梦”理想的组成部分,再以这两点来责难中国西藏缺乏现实的依据,很难令人信服。颇令人遗憾的是,只管人们已经在二十余年前就最先致力于破除香格里拉的神话,但今天另有越来越多的人依然照样“香格里拉的囚徒”。虽然神话已经破灭,但他们不愿意幡然醒悟。已往的西方的“西藏热”更多的是一场民间自觉的社会和文化运动,但今天在“西藏热”逐渐退潮的时刻再谈论的“西藏问题”则明显地成为一种有意的政治操控,行使曾在天下范围内盛行的“西藏热”的余波,来掀起种种打压中国的政治风浪。这样的政治操作固然与对西藏自然环境的珍爱和藏传释教的维护的体贴无关,也无益于现实西藏的健康生长。

资料图: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曲水县才纳乡协荣村加入春耕仪式的村民互敬青稞酒。根据传统,当地村民身着节日艳服,举行盛大的仪式,祈福一年的丰收。记者 何蓬磊 摄

而中国海内已往二十年间泛起的对西藏的内部的东方主义式的想象对于今日我们提倡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可谓有百害而无一利。西藏首先是一个现实的存在,它不是一个我们求之不得的精神家园,西藏现实的提高和生长,包罗西藏自然环境的珍爱和藏传释教文化的延续,都需要我们做十分智慧和艰辛的起劲,西藏人民对美妙生活的憧憬,包罗他们对物质利益和精神追求的知足,都需要我们通力合作才气实现。把西藏和藏传释教精神化、理想化无助于我们切实地建设西藏,在西藏实现“中国梦”的理想,而将西藏和藏传释教异域情调化,则更是与我们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目的南辕北辙。

图为丁真在理塘勒通古镇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里留影。记者 刘忠俊 摄

发表评论
诚信在线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